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  »  淫荡人妻  »  [情欲场](35)[作者:bulun]
[情欲场](35)[作者:bulun]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日本av电影 av网站 av天堂 av在线 亚洲av av视频 欧美av]

地址发布页: 地址发布页:
字数:7061
 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 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
              三十五、孕事
 
  「我想市区的同学、朋友可以排除。如果市区内有要好的同学或者朋友,你 肯定认识,她们也应该来过你家,高洁会给你介绍。你可以从她外地的那些同学 那里入手,她们关系虽然很近,但是不在一个城市,往来不会很多,即使来了你 也未必能见到。再说,像把柄这样的事,即使市内有关系很近的同学和朋友,她 也未必会说出来,担心她们无意中泄露出去,而外地的,因为见面少,就少了这 份担心。」舒畅一旁分析说。
 
  刘斌联想到舒畅对温莉可李琳隐瞒自己老公性无能之事,觉得说的有道理, 似乎是经验之谈。高洁不是在市里长大的,她父母原来在下边县里,那些从小到 大的同学中肯定有关系很近的人,她大学的同学绝大多数也在外地,其中也应该 有关系很近的。看来这是一条很好的线索,他点头说:「这个建议很好,我会尽 快去找她们打听。」
 
  「你最好不要亲自出面,你去,肯定打听不出来。」李琳一旁提醒刘斌。 
  「你给份名单给我,我找人帮你去打听。」温莉说。
 
  「这个我没有,不过我可以找她的同学打听。」
 
  「刘哥,你出面不适合。」舒畅不赞成刘斌去打听哪些人与高洁关系好,接 着说:「不如将她同学中你熟悉的人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告诉我们,我们托人去打 听比较好。」
 
  「舒畅姐说的很对,你去打听,她那些同学未必会告诉你以前哪些人与她关 系很近,你们离婚的事她们肯定都知道了,除非是原来与她有矛盾的人。」李琳 同意舒畅的说法。
 
  尽管以前对高洁的同学不是很熟悉,但他还是记得几个在本市工作的同学的 名字和单位。李琳记下后,说:「姐夫,你放心,你将我姐伺候得这么好,我们 会尽快帮你打听,我想她的同学中应该有知道内情的。」
 
  温莉啐了李琳一口,说:「你这个死丫头,是不是发春了?」
 
  「是的。姐,是不是准备将姐夫借给小妹用一下?」李琳不以为羞,相反笑 着说。
 
  「行。刘哥,你今晚就把她弄了,最好把她弄得下不了床。」
 
  「你们别这样不知羞好不好。」舒畅一旁红着脸说。
 
  温莉脸上也有些发红,看了看手机上时间,说:「不早了,刘哥,我先走了。 小琳,你走不?」
 
  李琳笑嘻嘻地起身说:「姐,你不是叫我今晚陪姐夫,原来是拿小妹开心哦。 算了,谁叫你是姐。」
 
  送走温莉与李琳,刘斌将一旁的舒畅搂过来,说:「现在是我们的时间了。」 
  单独与刘斌在一起,舒畅仍有些羞涩,依在刘斌怀中,柔声说:「刘哥,我 那个来了,今晚不能陪你。」
 
  「不会吧,我的好妹妹,我特意保留精力,就是准备等会好好伺候你哦。」 
  刘斌夸张地笑着说。
 
  「那我用嘴帮你吹出来吧。」舒畅娇羞地说,并准备低下头去。
 
  刘斌笑着止住了,说:「宝贝,我与你在一起,并不完全是为了和你做爱。 
  我喜欢你,是你的温柔与善良,刚才是与你开玩笑,其实抱着你就感觉很舒 服了。「
 
  「你这里又起来了。」舒畅伸手抓住刘斌的下面娇羞地说。
 
  「那是因为我的小舒妹妹很可爱,如果没有反应那只能说明我有问题。」 
  「要不,叫小琳过来。」
 
  「你叫她过来干嘛?」刘斌心中一惊,故作镇静地看着舒畅。
 
  「她其实也很喜欢你,曾经话里透露,如果你有兴趣,愿意做你的女人。」 
  舒畅的表情看不出一丝已知道内情的迹象。
 
  刘斌笑了笑说:「那是开玩笑的,我有了你和小莉已经够了。对了,小莉刚 才说了,希望我与你在一起,这一次我看不是开玩笑。」
 
  「早几天她也与我说了,要我和你好。」舒畅羞涩地说。
 
  「她是怎么说的?」
 
  「她说你这么厉害,将来肯定不止一个女人,而她又不能经常陪你,如果我 与你好了,就不用担心你以后有了其他女人会忘了我们。」
 
  「你说我以后会忘了你吗?」
 
  「我相信你不会。但是,如果你将来找的人管得很严,你就是记得我们,也 很难有机会和我们见面。」
 
  「如果她不让我再与小舒妹妹来往,我就不要她。」刘斌笑着说。
 
  「刘哥,你千万不要这样,如果这样我就不敢与你来往了。我说过,你方便 时来看看我,我就满足了。」
 
  刘斌本想晚上睡在舒畅家,但是舒畅不让,担心在她这里过夜,温莉知道了 心里不舒服。他从舒畅家出来快十二点半了,想想后,还是分别给温莉和李琳发 了个短信,免得他们以为自己在舒畅家过夜。温莉很快回複过来,问怎么不在舒 畅家过夜。他回複说怕她心里不舒服,温莉很快回複说绝对不会。李琳的信息回 得比较晚,说刚才在洗澡,接着同样问他为什么不在舒畅那里过夜,看来温莉似 乎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李琳。他戏谑地说今晚想抱着姨妹子睡,过了好一会李琳 才回複说,明天晚上好不?他见李林认了真,只有说明天要去工地,晚上不一定 回来。不一会,李琳回複说晚点过来,并叫他将房间号发过去。
 
  他没想到李琳真要过来,又不便说刚才是开玩笑,只有赶忙返回招待所。他 躺在床上,一边看电视一边等着,心想看来以后得少开玩笑,免得到时被动。 
  快一点时,手机响了,打开一看是正是李琳的信息:我到了,你开门。他下 床打开门,未见有人,往门外一看,只见李琳从走廊那端快步走来,好像做贼一 般。待李琳进门后,刘斌笑着说:「你怎么像做贼一样?」
 
  「姨妹子半夜会姐夫,难道不是做贼?」李琳调皮地笑了笑,喘口气后,接 着说:「如果让服务员见到,我就不能留下来陪你了。」敢情这样匆忙进来,是 为了避免让服务员见到。
 
  刘斌兴奋地抱住李琳说:「姨妹子今晚终於愿意陪姐夫过夜了?」
 
  李琳脸上现出一丝羞涩说:「明天不用上班,晚点起来没关系。」
 
  「姨妹子准备和姐夫通宵大战?」刘斌恬不知耻地笑着说。
 
  「你行吗?姐夫老公。」李琳乜斜着眼睛含笑看着刘斌,见他厚颜地笑着, 接着又说:「明天我晚点走,即使服务员见到,也不会怀疑我今晚住在这里。」 
  原来如此,刘斌没想到李琳考虑的这么周全,看来这么晚才过来也是为了避 免让宾馆里的人、特别是服务员看到。他心底对李琳更加佩服,对与李琳交往也 更加放心,这样心思慎密的女人,如果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秘密,外人绝对无法知 晓。
 
  「姐夫老公,你是不是准备这样抱姨妹子一个晚上?」李琳见刘斌始终抱着 自己不放,娇声说。
 
  刘斌将李琳抱起丢在床上,然后扑上去,压在身下,说:「原来姨妹子等不 及了。」
 
  「是的,我今晚要把姐夫老公榨干。」李琳俏皮地说。
 
  「那姐夫老公要试试,姨妹子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。」刘斌一边说,一边解 脱李琳身上的衣服。在李琳的配合下,身上的衣服很快被剥光。当她准备帮刘斌 解脱衣服时,刘斌止住了,叫她翻过身来。
 
  李琳知道刘斌用意,娇羞地看了他一眼,翻过身去,上身趴着,将屁股翘起 来。李琳的屁股很丰满,浑圆、硕大,也正因为如此,耐战能力胜过温莉和舒畅。 刘斌在光洁而且弹性十足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,说:「姨妹子,你的屁股姐夫最 喜欢了,又大又圆,一见就能让人兴奋。」
 
  「原来姐夫只是喜欢姨妹子的屁股。」李琳扭头娇嗔地说。
 
  「啪!」刘斌在另一侧屁股上又拍了一巴掌,说:「谁说只是喜欢你的屁股, 姐夫只是喜欢打这个大屁股。」他在李琳翻身时已将身上仅有的内衣裤脱了下来, 说完一手按着屁股,一手扶着早已进入战斗状态的鸡巴,在湿淋淋的桃源洞附近 滑动几下,找准洞后,一枪紮了进去。幸好他的手按着臀部,李琳才未被沖得趴 下。
 
  「嗯,坏姐夫,你真要把姨妹子戳穿?」李林娇声说。原来刘斌在龙枪刺入 的同时,使劲按着李琳的臀部往后推,龙枪齐根而没,直达洞底,撞上了里面的 嫩肉,两人下面紧紧贴在一起。
 
  「还不是姨妹子的大屁股太诱人了,让姐夫兴奋得难以自己。」刘斌一边说, 一边双手按着屁股,开始廝杀。
 
  与李琳在一起,刘斌格外放松,可以毫无顾忌、肆无忌惮地攻击、征伐。不 管攻击如何猛烈,身体强壮的李琳都能勇敢地承接,并且顽强地抵抗,也因此, 与李琳在一起,他可以尽情地按自己的意愿来追寻性爱的愉悦,能很快达到高潮。 
  李琳战斗力确实不同一般,不管刘斌的攻击如何凶猛,始终能挺动着大屁股 迎战,并且不时催促着用力、使劲。李琳的表现让刘斌更加亢奋,攻击更加狂野、 凶猛,直到将她送上云端,才停下来,享受她高潮时身体的紧缩和挤压。
 
  「姐夫,换个姿势吧,这样太累了。」不过两分钟,李琳便从从高潮中恢複 过来,扭头对仍扶着自己屁股、占据着要塞的刘斌说。
 
  「还说要把姐夫榨干,才开始就不行了。」刘斌在转换姿势时笑着说。
 
  「谁不行了,只是那样太辛苦了。你那么狠,恨不得把我搞死,膝盖都快肿 了。」李琳躺下后,抱住趴在身上的刘斌,继续说:「我喜欢姐夫这样抱着我, 这种姿势最舒服。」
 
  换个姿势后,李琳表现果然不同,尽管已达到一次高潮,依旧热力四射,亢 奋不已,拼命地抬起胯部,迎接刘斌的沖刺。每次刘斌将她狠狠压下,只要一撤 退,便立刻紧随而上,奋起反击,你来我往,斗得不亦乐乎。尽管被杀得气喘嘘 嘘,嘤咛不断,但是她始终不出声求饶,一直拼命反击。直到她第三次登上云端, 才心满意足地瘫躺在床上,任刘斌在体内释放出那火热的激情。
 
  云霁雨收后,李琳静静地侧躺在刘斌身边,搂抱着他,动情地说:「姐夫, 与你在一起真舒服,难怪我两个姐现在都离不开你了,真想这样被你爱一辈子。」 
  「你想一辈子跟着姐夫,做姐夫的情人?」
 
  「只要我没结婚,我就跟着你,不准不要我。」
 
  「姨妹子这么可爱,姐夫怎么会不要?说真的,与你在一起,我感觉最舒服。」 
  「难道与小莉姐她们不舒服?」
 
  「也不是不舒服,只是没有与你在一起放得开,你身体比她们结实,不用担 心你受不了。」
 
  「难怪你一点也不怜惜姨妹子,不要命地弄,我都快被你弄散架了。」
 
  「姨妹子,你可别冤枉姐夫,是你要姐夫使劲操,操死你的。」
 
  「坏姐夫,不和你说了。」
 
  「那等会姐夫温柔地来一次。」
 
  「你还能来?」
 
  「能不能,等会试试不就知道了。」
 
  「姐夫,明天早晨再来吧。你今晚来过两次了,多了对身体不好。」李琳虽 然喜欢开玩笑,但是很有分寸。
 
  「你怎么知道我只来了两次?」刘斌有些奇怪,突然想起了她与舒畅先前在 卧室呆了好久,说:「莫非先前你和舒畅躲在卧室里,就是讨论这个?」
 
  「谁讨论这个?」李琳瞋了刘斌一眼,接着说:「是小莉姐声音太大了,我 们才去卧室的。后来舒畅姐无意说起肚子有些不舒服,我才知道她大姨妈来了。」 
  「所以你过来安慰姐夫?」刘斌笑道。
 
  「是的,我怕你出去干坏事。」
 
  「你明知今晚舒畅不方便,那你怎么说我今晚不在哪里过夜?」
 
  「难道两个人在意就一定要做那事?」
 
  刘斌笑了笑,说:「那倒是。对了,是不是你小莉姐与你说了要我和舒畅好 的事?」
 
  「这次小莉姐是真的希望你与舒畅姐好。」
 
  「你怎么知道不是假的?」
 
  「我试探过几次,自然知道真假。所以我以为你今晚会陪舒畅姐。」
 
  「如果今晚我在你舒畅姐那里过夜,不陪你,你会不会有想法?」
 
  「舒畅是我姐,你是姐夫,姐夫和姐在一起,我能有什么想法。」
 
  「你这小家夥,不要说的这么可怜好不。」刘斌搂紧李琳,在脸上吻了一下, 接着又说:「你难道不知道姐夫心里一直很喜欢你这个姨妹子?要不,今晚就不 会叫你过来了。」
 
  刘斌的话让李琳很受用,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,过了一会,说:「姐夫,你 是不是对你原来的妻子还有想法?」
 
  「你怎么这么说?」刘斌有些奇怪,不知李琳为何突然冒出这个问题。
 
  「我看你对她离婚再嫁这件事很在意,而且现在好像没有再婚的意思。」 
  刘斌沉吟片刻后说:「说实话,她离婚再嫁这件事对我打击确实很大,曾经 差点奔溃。现在对她已经没有了爱,也没有了情,有的只是恨。她和我离婚时, 说是为了家人和孩子,并且信誓旦旦地说等我出来。当时我信以为真,幻想早点 出来与她複婚,谁知没多久她就和张明结了婚,说明她欺骗我。她找借口和我离 婚,目的是为了与张明结婚。」见李琳没有吭声,停顿片刻,接着又说:「从里 面出来时,本想去找她问清楚当年为什么要骗我?其次是要回孩子,我不希望孩 子与张明这样的家夥生活在一起。当我得知孩子失踪后,打消了与她见面的念头。 前面那些我可以不计较,但是孩子这件事,我无法原谅。我在意她离婚再嫁这件 事,要将一切弄清楚,一是为了解开心中之谜,二是为下一步的行动做准备。 
  尽管现在知道她离婚再嫁可能是被张明胁迫,但是当年为什么不告诉我?就 算是她被张明强行奸汙,拍了照片,也应该告诉我,我们一起来面对,只要不是 她自愿的,我绝不会怪她。可是她宁愿被张明胁迫,也不告诉我,说明她根本不 相信我。你说,我对她还会有想法吗?「
 
  「那你查清楚之后准备怎么办?」
 
  「如果她真是被张明胁迫,我最多不报複她,但是张明我不会放过,如果她 是与张明合夥骗我,甚至故意将孩子弄丢,那我不会让她好过。一个自己孩子都 可以舍弃的人,绝对不是善良之辈,对这样的人我也不会讲情义。」刘斌顿了顿, 接着又说:「有人劝我直接找她问清楚,我们曾经还是夫妻的时候她都骗我,现 在我们没有了关系,她会说真话?我相信不会有结果,说不好还会被羞辱一顿。 要找出真相,只有自己调查,所以我才托你们帮我打探。至於你说的现在还没有 结婚的打算,有两个原因,一是这件事还没有弄清楚,没有心思来考虑,其次是 现在我还是穷光蛋,不能养家糊口。」
 
  「姐夫,你如果要报複张明,干脆把你老婆再抢过来。」
 
  「他们现在感情不好,把她抢过来,张明未必伤心难过,说不定还会感谢我。 再说,我对她毫无感情了,就算把她抢过来可以打击张明,也不会这么做。报複 一个男人,办法有很多,妻离子散只是一个方面,还有倾家荡产、身败名裂、孤 独无助、生不如死等等,只有让对方失去最在意的、最珍贵的,让对方感受切肤 之痛,这样的打击和报複才有作用。」
 
  「那张明最在意的、最珍贵的你知道吗?」
 
  「正在调查了解,这个应该不难调查出来。」
 
  「他舅舅还在台上,你可要小心。」
 
 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,直到睡意上来才相拥而眠。早晨两人醒的比较晚,醒来 后又进行了一番盘肠大战。也许是休息了一个晚上的缘故,两人精力充沛,大战 的激烈程度胜过以往任何一次,李琳彻底领教了刘斌的强悍,刘斌也进一步体验 李琳的能耐。九点多李琳才穿戴整齐,心满意足地离开招待所。
 
  李琳离开后不久,刘斌也出了房间,准备开车去工地。刚启动车子,便收到 周薇发来的信息,说怀孕了,他大吃一惊,没想到一次便中奖了。他记得那天自 己即将释放时,特意提醒了对方,如果不安全,为什么还让自己射在里面?而且 事后也不服药?本来愉快的心情顿时变得郁闷了,他想了想,觉得反正已经这样, 过两天再回去也是一样,给周薇发了个「过两天回来联系」的信息,便驱车前往 工地。
 
  有车方便多了,不到一个小时,刘斌便到了工地。工地热火朝天,虽不是人 山人海,但是施工机械不少,大小机械忙过不停,车辆来回穿梭,工程在有条不 紊地推进。第一段的护坡基础已完工,正在往上砌筑。
 
  龙太忠陪刘斌了解现场的相关情况后,说:「如果能保证资金,春节前应该 能完工,现在关键是石料,有时跟不上现场的需求,如果石料能保证,应该还可 以提前。」
 
  「有没有其他办法?」
 
  「石料场的生产能力只有这么大,外地的,又受到道路运输的限制,暂时没 想到其它办法。」
 
  「能不能采用保量加价的办法,让他们增大产能?在保证现在每天平均量的 基础上,增加的每方加几块钱。」
 
  「这个办法应该有效。」龙太忠很兴奋地说,接着又脸带忧色地说:「只是 这样就会增加成本。」
 
  「没办法。这是我第一个工程,就是不赚钱,也不能给领导们脸上抹黑,不 但质量要保证,工期也得保证。」
 
  「石料场那边欠了差不多十万了,下周要打钱才行了。」
 
  刘斌点了点头,说:「你估计石料还需多少钱?」
 
  「包括现在欠的,可能得六十万,这一段石料是主要的。」
 
  「好,如果他来催,就说下周会将前面的石料款打给他,现场绝对不能停工。」 
  「几个施工队也要支付点钱才行,这两天他们说没有夥食费了。还有水泥也 不多了,大概还能用三天。」
 
  「行,你列个单子给我,看哪些必须尽快支付。有两条你必须保证,一是不 能出事,二是不能停工。」
 
  这边情况摸清后,他与龙太忠一道来到吴炳华负责的工地,这边进展也很顺 利,面临的主要问题同样是资金。他叫吴炳华也列了一个必付款项的清单,承诺 下周打过来。
 
  刘斌与龙太忠、吴炳华商议完下一步的工作,见现场两人管的很好,不需要 自己盯着,在工地吃过饭,便返回了市里。眼下急需付的款项尽管不多,包括机 械设备的燃料费用不到五十万,但是他身上只有二十万了,必须尽快想办法弄来 钱才行,否则很可能影响工期进度。
 
  他回到市里差不多九点了,想了想后,先给杨玉兴去了个信息。杨玉兴很快 回电话过来,告诉他在家,问是不是有什么事?他不便在电话里说资金之事,想 到自己出来后,还没去过杨玉兴家,便说想去他家坐一坐。杨玉兴可能猜到他有 事,没有拒绝。
 
  他开车到礼品店卖了一件茅台、四条烟,再前往杨玉兴家。杨玉兴打开门, 见他提着烟酒,沉着脸说:「来就来呗,提这些东西干嘛,怕我没烟抽、没酒喝?」 
  「老大,我都有快四年没来了,你是我老哥,老弟来看老哥,怎么说也不可 能空手上门吧?」刘斌笑着走进屋内,见屋内没有其他人,又说:「老哥,嫂子 不在家?」
 
  「她出去了。」待刘斌放下手中物品,杨玉兴正色说:「你现在发财了是吧? 酒等会留下两瓶就行了,其余的全部带回去,给其他人。你现在刚起步,到处都 要花钱。」
 
  「好,听老哥的。」杨玉兴说的很实在,刘斌只有点头承应。
 
  「你喝什么茶?」待刘斌落座后,杨玉兴说。
 
  「铁观音吧,我记得上次在你这里喝的铁观音味道很不错。」
 
  「你还记得?下次你就不要提烟酒来了,如果有什么好茶叶,给我带点来就 行了。」
 
  「一定,一定。」刘斌笑着连连点头。
 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+8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

    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9-10-22更新.